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17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6 Reads)
「21世紀什麼最重要?……人才。」 然而「誰是人才」、「怎樣才算人才」以及「自己到底是不是人才」等問題卻似乎成了世紀難題。每個人都見仁見智地回答著這個問題,同時也被這個問題困擾著。 李威,男,27歲,世界某知名軟件公司程序員。來咨詢的事由,正是不太確定自己到底是哪個領域的人才。 走進咨詢室的李威在職場上雖已混跡4年有餘,但依然很靦腆,眼神裡流露出來的真誠渴望還有大學生似的單純。我讓他再次說明自己來咨詢所期望達到的目的,他的急切變成了沮喪:「程序員已經做了3年多,但我感覺自己真不適合在這個領域裡混。公司裡有些技術高手,看著他們為一些代碼絞盡腦汁,有時感覺比較好笑。但自己正是在做這些自己感覺好笑的工作。現在的工作就是攢代碼,我們接到日本的單子,上層把模塊一劃,然後就開始攢功能拷代碼,感覺這些年一點兒長進都沒有。」 「你說做程序員已經3年多,那這之前還做過什麼工作?」 「做招生代理。」「成績如何呢?」 「也就做了不到一年。我感覺做得挺好的,至少非常清楚這個事情應該如何做,而且比一些同事業績還要好。」 「為什麼後來不做了?」 「一個回合下來,沒有招到多少人,最後那個學校也辦不下去了,只好另找工作。而且我大學的專業是計算機,所以就進了軟件行業。」 「能不能說說在做程序員的幾年裡,你最有成就感的幾件事情?或者工作過程中哪些事情能讓你有興奮的感覺?」 苦苦思索之後,李威放棄了:「真的想不到什麼值得自豪的事情。興奮的事情也就是趕在項目最後期限之前順利完成了幾個活兒,感覺很爽,但根本談不上興奮。」 在我反覆啟發下,李威依然沒有找到這4年的程序員生活給他帶來的成就感。其實,這是判斷一個人對工作態度的重要方法。每個人其實都生活在「自我實現的預言」中。如果一個人對工作沒有興奮的感覺,無法從工作中得到能量,遲早都會枯竭的。 「那麼,如果拋開工作,你能不能說說你做過的一些覺得興奮、自豪的事情?」 李威思索幾秒後說:「剛畢業就跑到離家挺遠的一個小縣城裡去,給一個民辦高校招生。我在那個城市認識了幾個同行,向他們學了幾招做宣傳的方法,感覺自己隻身能夠把工作開展起來,真的很興奮。還有一次,就是後來招生效果不佳,學校就想讓我留在學校教課,但給的工資太低,我就毅然離開了。而有幾個同去的同學留了下來。我感覺自己的那種勇氣很難得。」 突然,李威興奮的眼神暗了下來。他又進入到他現在程序員的人生狀態裡了。 「好,咱們現在擺脫現狀,理想化地分析一下可能的工作。你拋開所有前提條件,想想自己理想中的工作是什麼樣子?」 「我感覺至少是需要與人多打交道的,工作有一些變化性,收入還行。」 「那麼,你能不能向我證明一下你與人打交道的人能力?」 「首先,畢業後做招生代理工作時認識的幾個朋友,現在還保持著聯繫;第二,朋友都喜歡找我聊天,感覺從我這兒可以得到一些啟發;第三,和周圍的同事、朋友比起來,我的表達能力也挺不錯的。我感覺自己的這些特點,最適合做營銷。」 「關於營銷,不知道你是怎麼理解的?」 「我感覺就是能夠較好地與人交流,然後有效地說服別人。這些方面,我感覺自己有特長。現在公司的合同馬上就要到期了,我感覺自己應該重新選擇,以免將來後悔。可是,我該如何重新選擇,做營銷真的就是適合的出路嗎?」 「你現在有沒有關於營銷方面的具體職位信息,比如做什麼方面的營銷?你有沒有在工作中主動認識一些做營銷的人?你們公司也有銷售部門,你有沒有主動結識一些做銷售的同事?」 「做哪方面的營銷都無所謂吧,都是與人打交流,都是去影響說服別人。至於人,現在還沒有認識的,畢竟隔行如隔山,也沒什麼機會認識。」 我分析了李威找到的各種「自己比較善於溝通與說服」的證據,似乎都表明他在溝通與說服方面並不如他想像的那樣可以創造價值。他只是把自己與最不善溝通的人比較,發現自己善溝通;把自己因機遇而獲得的成果,理解成是因為自己善於說服。 「我需要再次重申,作為咨詢師,我只協助你探索自身特徵,並提供一些探索的策略與方法,給你一些我感受到的反饋。就我現在的感覺,並沒有發現你在人際交往與溝通說服方面的優勢到底是什麼。而根據你此前心理測評的結果,你的特徵是外向,比較細緻,富於同情心,做事有條理。其中細緻與條理,都是一個程序員的特徵表現。而同情心與外向,則使你能夠成為朋友的訴說對象。因此,從這個意義上,你的溝通與說服,似乎都比較被動。你並沒有能夠根據自己的需要與目的,主動去建立一些關係網絡。」 李威變得有些沮喪了。其實很多來咨詢的人,他們自己心中有一個新方向,但直覺已經告訴他們這個新方向並不理想。他們自己對新方向,也並沒有多少底氣。於是他們來咨詢的核心目標之一,就是期望咨詢師確認一下,給他們一些自信心。 「現在並不是說你就不適合做營銷方面的事情。但你對這個新方向,並沒有做好充分準備。現在,你自己對營銷有一個理解,那麼這個理解正確與否,你需要檢驗一下。我給你佈置一個家庭作業:認識5位做營銷至少3年的人,問他們做這行的感受,瞭解他們工作的喜怒哀樂。」 李威答應完成作業,就結束了咨詢。 三個月之後,李威第二次走進咨詢室。這時他已換到另一家軟件公司,但中間卻經歷了一場「否定之否定」。他聽人說保險行業是最能檢驗和磨煉營銷能力的地方,於是就去試了幾個月,結果慘敗而歸。 咨詢中,我和他交流做保險營銷的一些細節,依然表現出一種被動的人際溝通模式:他總是比較含蓄地向別人示好,期望別人主動向他徵詢保險購買的事項,結果可想而知——沒有通過試用期考核。現在他終於清楚自己所謂的「人際能力」的內涵了。 「但我需要說明的是,這個事情不能完全決定什麼,這並不能說明你就完全不適合營銷。在這個領域裡,還有許多內容與方式。也許你現在可以一方面做著程序員,一方面開始主動結交一些營銷領域的人,慢慢拓展自己的視野。那時,你也許才能真正明瞭自己適合或不適合什麼。」 「你現在對做程序員有什麼感覺?」 「感覺還行,特別奇怪的是,做保險那段時間還很想念做程序員的狀態,現在回來了,感覺還是很親切的。做起事來,那種得心應手似乎是以前沒有感受過的。」 也許,李威依然不太明確自己應該是哪個領域裡的人才,但至少現在比較能對自己的「人才領域」做個排序了。有了這種確定感,也許未來就會不那麼迷茫。很多時候,人們都被遠方模糊的東西誘惑著,進而對自己目前擁有的一切心生不滿。但某一天,迷霧散去後,看到遠處並未顏如玉、金滿屋,也許才發現眼前看得清楚的地方,才最有成就感。 職業規劃的最大價值就是把未來盡量拿到眼前看清楚,然後看看現在自己可以做些什麼。只是,這個看清楚的過程,有時需要一些成本。